噼噼啪啪——啾

【叶黃】如果少天是只桃花妖

黄少天是个桃花妖,生的清秀也带着几分花妖该有的艳丽更何况还是自古被定为生性风流的桃花。

身为桃花听起来似乎是应该除了漂亮还会有着花妖的妖娆和温婉,但是黄少天如果不被告知本体的话恐怕没人会以为这是个花妖。生是生的漂亮,可惜就是太能唠,时常吵的人头疼。

桃花妖有个知名度横贯三界的伴侣,是一介散仙,叫做叶修,至于为什么会是黄少天的伴侣叶修也只能说算是一次“缘”吧,至少叶修很喜欢这个缘。

当年叶修还在心高气傲的年纪时候四处闯荡无意间为一棵修为还不算高但不知天高地厚想硬抗天劫的小桃树拦下了最致命的一击,事后又看着本来满树艳丽桃花的小桃树萎靡不振的样子心下一软便在山林愣是强行占一处灵气最好的脉把桃树给栽培了过去让他好生修养忙碌了半个月才继续自己的旅行。

黄少天恰好就是那棵桃树的桃花妖,修为尚浅却硬抗天劫的时候也曾经以为自己可能就要被劈死的时候被不知道从哪蹦出来的叶修给救了,还很好运的占上了难得一见的灵脉。也记下了叶修这个人。

游山玩水的叶修当然不知道自己这么一个心软就把一个艳丽的小桃花妖的心也给捞了一把。再次见到黄少天也是几百年以后的事情了。

叶修一直觉得跟着自己的小花妖真是太烦了,总是絮絮叨叨的有着说不完的话。靠在大树的树根叼着草叶眯眼看着还是孩子心性的黄少天一边逗弄着不知道从哪钻出来的小奶兔子一边唠叨。

白皙的脸被阳光照的蒙上一层淡金色看得见皮肤上那层细细的绒毛,小脸上挂着笑容的就像凡人少年一样清澈干净的很,黄少天的侧脸在叶修看来还是挺稚嫩的但就是很能勾到自己的心。

看的久了叶修有点心痒痒,伸手去揽黄少天的腰,带到自己怀里贴着人细嫩的脸颊亲了一口。

黄少天被吓了一跳,怀里还抱着兔子,皱了眉头抬眼就开始对着叶修抱怨。

“老叶你干嘛呢,刚刚不是还说不愿意跟我打吗,突然袭击算什么本事,没看我怀里还抱着兔子啊你别把人兔子吓跑了,有本事来跟我切磋啊!”

虽然是很吵,但是小家伙的声音还是挺好的。叶修这么想着。清朗的少年声线对着叶修总会带着点似有似无的粘腻勾的叶修有点痒痒又很舒服,就像第一次见到黄少天站在眼前桃花花瓣划过颈侧细腻的触感让自己缩了一下脖子,眼前的少年俏脸泛着浅浅的红。

“嘿,叶修,我找你好久了,我叫黄少天是个桃花妖,来跟我切磋一把怎么样?”

叶修是什么人啊,当然第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小家伙是个桃花妖。只是当时的叶修根本不认识黄少天,也早就不记得自己在很久以前因为心软而救下的那棵桃树。但看着黄少天的模样心里莫名忍不住的有点软,伸手把人揽到了自己怀里低头去咬黄少天软软的耳垂带着笑。

“哪里来的小花妖?行啊,你要跟我真人pk吗?”

黄少天的身子也是被调戏的僵了一下,抬头就看到叶修刚刚还咬着草叶的薄唇向上勾起,好看的丹凤眼似乎很愉悦的微微眯了起来一身痞气。像着了魔一样黄少天就这么亲了上去。

嘴唇突然被软软的触碰到的叶修一下也没反应过来,愣了好一会才注意上怀里黄少天深棕色的瞳孔带着涟漪,脸红的不像话,也艳丽的让人移不开眼。终究是只会勾人桃花妖。

美景当前,叶修也不是柳下惠投怀送抱的可人花妖不吃白不吃,自然是该办的都办了。事后叶修也很深刻的有过反省。你说自己自制力怎么就这么差呢,活了这都数不清的年岁了什么绝色没有见过?自己也没把持不住过怎么就被这个小家伙给勾引了?

黄少天不安分的往叶修怀里蹭动了两下,叶修低头看着还没有醒过来的黄少天心里有点复杂,桃花生性风流这话也是听过,和自己是不是也只是一夜之情?

“叶修……”

模模糊糊的一句喊倒是把叶修吓了一跳,仔细一看黄少天还没有醒应该只是梦话软软的嘴唇还带着笑,喊的黏黏糊糊让叶修有点心动。

桃花妖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既然敢勾引我那你以后就是哥的人了,哪都别想去啊。叶修挑了眉低头在黄少天额头亲了亲,心胸倒是开扩不少。

“靠,想什么呢你!就你叶修!跟你说话呢你居然这都走神?爱呢?我们之间的爱被你的下限吃了吗?没人告诉过你要好好听别人说话吗!我跟你说我生气了,你晚上别跟我一起睡!”

叶修回过神来看见黄少天一张脸都快鼓成个包子了对着自己闹腾,结果就是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换来黄少天更加气愤的闹腾。

“靠靠靠靠,笑什么笑,你这人莫名其妙吧,我有那么好笑吗?我跟你说你要是不跟我说清楚我今天跟你没完,来切磋来切磋!看我怎么打爆你!”

“少天,我喜欢你。”

“来切磋!切磋!嗯……?什么?”

本来还打算继续折腾叶修起来切磋的黄少天感觉自己莫名有点晕,耳尖飞快变的通红声音也一下低了不少。

“操,这么突然的暴击伤害,不带这么玩的,你犯规。”

“呵,我看你挺喜欢的。”

叶修就这么乐呵的凑上去和满脸通红的黄少天交换了个甜腻的吻。

哦,然而小奶兔子也哭唧唧的表示,自己作为一个单身兔也受到了暴击伤害,这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就没有人管管吗?!

——————————————

写的就是流水账……真不想说标题差点打上原来学的桃花源记内心复杂极了